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银龙的淫夜和谐版第三夜6作者Cll
银龙的淫夜和谐版第三夜6作者Cll

字数:10687
前文:



             银龙的淫夜·第三夜

             第六章·幽探凌辱

  「哼!这个卡罗林小姐竟然只留下这么几个废物,简直不堪一击!」一身简单舞会装束的美女拍了拍手,朝着昏死在脚下的男子们轻轻啐了一口。从卡罗林小姐的古堡后面的窗户爬进来,一直走到三楼的卧室前竟然只遇到六个守卫,令惠美不禁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她拖着卡罗林卧室门口的家伙丢到了走廊尽头的拐角处,然后走了回来。

  惠美小心地推开卡罗林卧室的门,警觉地观察了一下走了进去。「这里应该回有些机关吧?」惠美想着,凭着超人的直觉她已经嗅出了这间卧室里一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卡罗林的卧室里布置得豪华而简单,除了豪华的大床和床对面奢华的梳妆台,已及墙边的衣柜外,却没有什么其他的家具。梳妆抬上摆满了高级的化妆品、香水和一个精致的首饰盒。衣柜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宫廷油画。

  「咦?这是什么?」惠美忽然发现梳妆台一侧的角落里有一根精致的金属杆伸进了墙里。她顺着金属杆的方向摸索着,发现它延伸进了梳妆台的一个抽屉里面。惠美打开那个抽屉,扒拉开里面的物品,发现了一个小巧精致的金属拉闸。
  「嘎嘎………」一阵低沉的声音从惠美背后的墙壁上传来!那墙壁上悬挂着的巨大的油画竟然移动了起来!赫然露出一个漆黑的暗道!

  暗道里面幽深昏暗,惠美发现里面曲折深邃。她犹豫了一会,还是坚定地钻了进去!

  「这里怎么这么深?」走在幽深的暗道里,四周的墙壁都是用坚硬巨大的石头砌成,显得既神秘又恐怖。惠美终于走到了暗道的尽头,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一米见方的金属门。

  将耳朵紧贴在金属门上,这样里面哪怕是最细微的声音也逃不过自己的耳朵。
  惠美长长地出了口气,戴着黑色手套的纤细的手指按向了键盘。她尝试着从最大的数字开始,耳朵紧张地听着金属门里发出的微小的声音。

  可她刚刚按下第一个键,立刻背后传来一阵刺耳的「嘎嘎」声!立刻之间,整个暗道都在摇晃!惠美回头看去,暗道最后一个拐弯处,一道厚厚的铁门正在从暗道的顶端缓慢而沉重地坠下!

  不知从何处喷出的浓郁气体瞬间笼罩了被困绝境的女战士。

——————————————————————————————————
  卡罗林小姐正悠然地伴随着舞曲翩翩起舞。这是她的独舞,而那些已经被她美丽高贵的气质所征服男士们则围在她的周围,不顾他们的女伴嫉妒愤怒的目光,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美妙优雅的舞姿,热情而谄媚地鼓掌欢呼!

  舞曲结束,舞池周围响起一片掌声。在众人的恭维殷勤包围下的卡罗林小姐面色潮红,轻轻喘息着,低胸晚礼服下半裸的酥胸起伏不已,脸上挂满得意的迷人微笑。

  这时,一个一身黑服的健壮男子急匆匆走下楼梯,走到卡罗林耳边低声说了两句。她俏美圆润的脸上立刻变了颜色,精心描过的细眉也立刻皱了起来,但很快又恢复了那种高贵迷人的微笑。

  「抱歉!各位,请大家继续跳舞吧。我有点事情要先处理一下,很快就会回来!」卡罗林小姐十分有礼貌地朝着周围的客人说完,和那男子一起急匆匆走上了楼梯。

 —————————————————————————————————
  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困难地从暗道那狭窄的出口挤了出来,一个身材苗条修长的金发女郎被他俩抓着双手,粗鲁地拖了出来!

  卡罗林立刻兴奋地走上前去,仔细打量着她的女俘虏。这个金发女郎身材高挑,穿着一件蓝色的连衣裙,裙子上已经被刮破了几个口子,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她看上去十分虚弱,金发凌乱地披散在苍白美丽的脸上,大口地喘息着,嘴角还沾着一丝血迹。

  那两个保镖抓着女俘虏的双手将她从地上拖起来,女子穿着黑色网眼丝袜的修长双腿顽强地挣扎踢动着,一只脚上的红色高跟鞋已经掉在了地上。

  「好大胆的女贼!竟然偷到了我这里!」卡罗林恶狠狠地盯着面前这个美丽的女俘虏说着,面对着被剧烈神经毒气麻痹了全身竟然还能挣扎的敌人,卡罗林小姐的语气中充满了惊讶。

  那女子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卡罗林,眼光中充满了惊慌和恐惧,丰满硕大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不停地喘着粗气。

  「先把这个女贼给我先关到地牢里!你们要小心看守,不许再出一点差错!
  回头我再好好收拾收拾这个胆大包天的小贱货!「卡罗林盯着女俘虏那连衣裙下涨鼓鼓的硕大胸膛,阴险地笑着说。

  「我还得继续我的舞会呢!哼,小贱货!差点让你坏了我的兴致!!」卡罗林嘀咕着,又恢复了那种优雅的姿态,转身走出了卧室。

 —————————————————————————————————
  惠美感到害怕极了,她甚至有种快要令她发疯了似的恐惧感。现在的她双臂被扭到了背后,两个手腕交叉着被用绳子捆得死死的,整个人象个麻袋一样被一
  个魁梧高大的保镖扛在肩膀上;女战士那穿着黑色丝袜的结实修长的双腿软绵绵
  地耷拉在那家伙的身前,一只脚上的高跟鞋已经在暗道中的搏斗中丢失了。
  扛着女战士的保镖走到一个铁门前站了下来,他的同伙走上去打开了铁门,里面是一个阴森却并不狭窄的地牢。那个保镖粗暴地将扛在肩膀上的惠美摔到了地牢潮湿肮脏的地面上。

  惠美发出一声微弱的惨叫,身体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几乎令虚弱的女战士摔得昏死了过去!「臭婊子!」一个家伙恶狠狠地骂着,盯着瘫软在地上的惠美。
  双手被捆在背后的女战士虚弱地瘫倒在地牢潮湿的地面上,连衣裙下那两个巨大浑圆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嘴里发出些微弱的呻吟;修长匀称的双腿软绵绵地蜷曲着,裙子的下摆被卷起了一些,从黑色的丝袜上方露出了一截白嫩丰满的大腿。

  「妈的!幸好这个贱货中了机关!否则让她从暗道闯入银龙总部我们就完蛋了!卡罗林那个骚货肯定不会饶了我们的!」一个家伙看着躺在地上的惠美恶狠狠地说着。

  「哼!我看现在就已经够我们受的了!那母狗等明天一定会找我们的麻烦!」
  另一个家伙也说着他们女主子的坏话,但语气中显然很是担忧。

  「不能就这么便宜了这个贱货!」前面那家伙盯着惠美瘫软在地上的美妙丰满的身体,咽了口吐沫。

  「说得对!就算最后要改造成什么素体不能肏屄,别的地方咱们还是可以享受的吗!他妈的,这个女贼的身材还真是够好!你看,奶子这么大!」另一个家伙盯着惠美那丰满巨大的胸膛说着。

  「不!你、你们不要过来?!」听着那两个家伙的话,女战士立刻知道自己将遭到什么样的凌辱!

  惠美拼命地挣扎着坐了起来,惊慌地尖叫着。

  「哼哼!臭婊子,还凶什么?你难道还跑得了吗?还是乖乖地让我们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一顿吧!」那将惠美扛进地牢的身材高大些的保镖淫亵地笑着,扑向了满脸惊恐的惠美!

  「不!!混蛋!不要碰我!!该死的………」惠美被那家伙死死地压在身体下面,惊慌地喊叫着,徒劳地踢动着修长的双腿。

  「唉呦!」那正撕扯着惠美的衣服的家伙突然发出一声惨叫!疯狂挣扎着的女战士一口咬在了想对她施暴的家伙的耳朵上,那家伙立刻捂着耳朵跳了起来!
  「臭婊子!我看你是欠揍了!我非狠狠收拾你这个贱货不可!」那家伙捂着耳朵吼叫着,抬起脚不停地重重踢在惠美柔软的小腹上!

  「啊!」惠美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修长的身体立刻蜷缩成了一团,痛苦地哆嗦起来。

  「用这个把这母狗的嘴巴勒住!看她还怎么咬人!」另一个家伙从地牢的角落里找来一根脏兮兮的绳子,递给了他的同伙。那找来绳子的瘦一些的保镖走到惠美身边,揪着她凌乱的金发将她的头提了起来,接着用有力的大手使劲捏住了她的两颊。

  惠美的两颊被捏得生疼,她忍不住张开嘴。就趁着女战士张嘴的工夫,那挨咬的家伙将那根肮脏的绳子折成两股,使劲地勒进了惠美张开的嘴里,然后将绳子在她的脑后用力打了个死结。

  「呜呜……呜呜……」惠美被象牲口一样用绳子勒住了嘴巴,嘴角被勒得疼痛不已,她痛苦地张着嘴发出含糊的呜咽。

  「哼哼,臭婊子!看你还怎么咬人!」那高大的保镖狠狠地抽打着惠美的耳光。「呜呜………」惠美痛苦地呜咽着,眼泪几乎要流了出来。没想到自己竟然要受到如此侮辱,惠美心里痛苦悔恨极了。

  「把这个贱货抬到那个箱子上!」那瘦家伙说着,和另一个保镖一个抬起女超人的肩膀,一个抓牢她反抗挣扎着的双腿,将惠美抬到了一个半米多高的大木箱子上。

  那瘦保镖将惠美的上身死死地按住,那高大的保镖则抓住惠美结实修长的双腿使劲朝两边分开,将她的双腿从箱子两侧耷拉下来。

  惠美的双腿被粗暴地分开掰到箱子两侧,她感到大腿根好象要被撕裂了一样疼痛。知道即将受辱的女战士立刻用尽最后的力气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双腿拼命挣扎着反抗起来。

  「该死的婊子!」那保镖恶狠狠地咒骂着,重重地一拳打在了惠美柔软的小腹上!

  「啊………」惠美发出一声模糊低沉的惨叫,立刻感觉眼前直冒金星,几乎要疼得抽搐起来。那两个保镖趁机一人抓住惠美一条腿,用绳子将惠美丝袜包裹下的浑圆笔直的小腿和纤细的脚踝牢牢捆住,接着将绳子在木箱四周捆了好几圈,将惠美的双腿结结实实地分开捆在了木箱的两侧。

  那两个家伙接着撩起惠美裙子的下摆,用多余的绳子在惠美丰满肉感的大腿上牢牢地捆了两道,然后将绳子的另一端系在了她的脚踝上。

  惠美痛苦地呻吟着,微弱地扭动着丰满迷人的身体挣扎着。强大的女战士现在已经彻底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她结实修长的美腿如今蜷曲着被分开捆绑在木箱的两侧,裙子被撩到腰上,丝袜边缘裸露出的雪白丰满的大腿被用绳子捆着和脚踝连在一起,粗糙的绳子已经深深地勒进了女战士大腿细嫩的皮肉里。

  惠美的下身已经彻底失去了自由,她被捆绑着的双手压在身体下面,将她的上身微微垫高。惠美虚弱而苍白的脸上,已因羞辱和惊慌而变得涨红起来,再加上女战士剧烈起伏着的浑圆胸脯,显得更加悲惨而诱惑!

  「臭婊子!我先让你凉快凉快!」那高大魁梧的保镖淫亵地笑着,扑上来抓住惠美连衣裙的领口使劲朝两边一撕!「嘶啦」一声,惠美身上的连衣裙被撕裂!
  「不!呜呜………」惠美惊恐地抬起头,被绳子勒着的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尖叫。

  那保镖抓住惠美被撕裂的连衣裙使劲朝她身体两边扒下去!女战士身上的裙子被整个撕开,扒到身体两侧顺着木箱耷拉下来!

  「呜呜………」惠美含糊不清地呻吟尖叫着,蠕动着已经半裸的迷人肉体躺在木箱上悲哀地挣扎着,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那保镖贪婪地盯着被捆绑在木箱上、失去抵抗力的女人:惠美全身上下只剩下胸罩和内裤,黑色的胸罩包裹着两个巨大浑圆的乳房,胸罩边缘露出一片迷人的雪白;白色的小小内裤掩盖着女战士隐秘的部位,透过内裤甚至能看到里面那成熟诱人的肉穴凹凸有致的形状来!

  「这个贱货的奶子真够肥呢!」那保镖说着伸手抓住了女战士胸前那黑色的胸罩的带子。惠美眼睛里已经含满泪水,她地摇晃着头,嘴里发出模糊的呜咽。
  那保镖邪恶地看着这个可怜的女俘虏羞耻绝望的表情,双手使劲地将惠美胸前的乳罩带子扯断!那黑色的乳罩立刻被扯开,两个涨鼓鼓的雪白浑圆的大肉球沉甸甸地从她的胸前跳了出来!

  「呜………」惠美羞耻地呻吟着,绝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好肥嫩的奶子!
  手感真好!!「另一个家伙走上来,一手握住女战士一个雪白硕大的乳房,使劲地揉了起来。

  惠美向来引以为傲的双乳如今落在了敌人的手里,被无情地玩弄着。绝望的女战士感到一阵羞耻和悲哀,她最恐惧的噩梦如今正在上演!想到接下来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可怕的凌辱,惠美立刻感到一阵悲凉。

  「嘶啦」!惠美猛地感到下身一凉,知道自己的内裤也被敌人撕破扒了下来,自己最后一道防线也崩溃了。

  「这个娘们的贱穴也这么肥!妈的,真是天生就该被男人操(淫色淫色4567q.c0M)的婊子!」那保镖粗暴地用手指揉搓着女战士裸露出来的阴部,无耻地说着。

  虽然身为高傲的女战士,但惠美知道自己隐秘的部位实际上都很丰满且敏感。
  被两个壮汉玩弄着的乳房和阴部,令她感到极大的羞耻,而难以启齿的麻痒滋味就更令她羞愧和恐惧!

 女战士那两个浑圆挺拔的乳房象两个雪白巨大的肉团一样沉重地堆在迷人的
  胸膛上,被那保镖恶毒地大力揉搓着。他的大手使劲挤压着那两个弹性十足的肉团,用手指捏着樱桃般大小的嫩红的乳头,令惠美不禁浑身发抖。

  「我忍不住了!」那高大魁梧的家伙一边怪叫着,一边忙乱地解开裤子,朝着被捆绑在木箱上、赤身裸体的女俘虏的臀部扑了上来!

  他不顾女人的肛门里还很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燥,粗暴地用手指插进女战士紧密温暖的屁眼里使劲撑扩着,接着挺起早已经昂扬怒挺起来的黑大肉棒,狠狠地插了进去!
  「呀!………」女战士被绳子勒着的嘴里发出一声凄惨的闷叫,一阵撕裂般火辣辣的疼痛从下体传来,疼得她整个赤裸的身体都几乎痉挛起来,蜷曲着被捆在木箱两侧的双腿立刻抽搐起来。

  「呼,真他妈的紧哪!过瘾!」那保镖喘着粗气,双手使劲按住惠美抽搐挣扎着的双腿,奋力地在被捕获的女人悲惨的后门上发泄起来,紧缩的肛肉给予了他肉棒无穷的快感。很快,这个保镖就射了出来。

  一阵阵几乎令她晕眩的刺痛感从身下传来,被敌人强暴的可怕念头冲击着惠美的大脑,可是她现在却连一点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强大的女战士已经沦为了恶人发泄兽欲的工具,惠美嘴里发出阵阵模糊的呻吟,强烈的痛苦几乎令她昏迷过去。

  「该轮到我了!」那瘦一些的保镖松开了女战士那两个已经被他玩弄揉搓得不成样子的肥硕的双乳,走到了箱子另一侧。

  惠美现在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状态,她赤裸着的肥硕白嫩的双乳上遍布指印和淤痕,两个娇小的乳头已经在粗暴的揉搓玩弄下红肿不堪;几乎失去意识的美妙肉体还在微微抽搐着,那遭到奸污的屁眼微微张开着,流淌出一些白浊粘稠的液体,女战士如今全身仅剩下的黑色丝袜上也沾着斑斑的白色污迹,显得无比狼狈。
  「呜呜………不、不要………」惠美嘴里还在微弱地呻吟呜咽着,半闭着眼睛凄惨地哀求着。那保镖狞笑着解开自己的裤子,大手按在女战士柔软平坦的小腹上使劲捏了两下,接着将粗大的肉棒对准了失去保护的凄惨屁眼狠狠插入!
  刚刚那一轮奸淫已经将惠美的肛肉撑开,前面保镖的精液使女战士的屁眼里变得十分湿滑,好象一个温暖泥泞的肉洞。插入的肉棒十分顺利地捅进了惠美的肛肠深处。

  「臭婊子!竟然敢跑到这里来捣乱?简直是不知死活!这就是对你这个贱货的惩罚!」那保镖一边辱骂着悲惨的惠美,一边喘着粗气对不幸被俘的女战士开始又一轮残暴的奸污………

  「行了,咱们该走了。」良久之后,那高大的保镖对刚刚从被捆绑在木箱上的美女那迷人的裸体上爬起来的同伴说着。

  「小婊子怎么办?」刚刚在女战士迷人的肉体上发泄完毕的保镖提着裤子说。
  「就这么捆着丢在这里好了!也省着她给我们找麻烦!」那保镖看了看被轮奸后昏死过去的女人说着。

  惠美闭着眼睛、被牢牢捆绑着手脚赤身裸体地瘫软在木箱上,被绳子勒着的嘴里断断续续地呻吟着,大张着的双腿间那仍然完璧的嫩穴下被扩张的屁眼凄惨地张开着,肥硕的双乳上伤痕累累,黑色丝袜上沾满了白浊的精斑,样子惨不忍睹。

  「哼哼,臭婊子!好好躺着吧!那些如狼似虎的弟兄们一定会很喜欢你这个送上门来的贱货的!哈哈哈!」那保镖盯着被捆绑着女战士那丰满细嫩的肉体,满足地大笑起来。

  ———————————————————————————————
  惠美感觉好象刚刚从一个深渊里爬上来一样,浑身软绵绵的,但意识已经渐渐清晰起来。她尝试着活动一下身体,被一直压在身体下面并捆绑着的双臂几乎失去了知觉,而蜷曲着被捆在木箱两侧的双腿也酸麻不已,刚遭到蹂躏的身体也还是和刚吸入了毒气时一样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

  她挣扎着抬起头,看到自己现在被捆绑在木箱上的样子简直狼狈极了,浑身上下只剩下腰间的吊袜带和腿上那沾着斑斑污秽的黑色丝袜,赤裸着的肥硕双乳上布满指印和淤青,两个乳头也红肿起来。

  女战士呻吟一声,重重地垂下了头。她现在感觉嘴角几乎被勒进嘴里的那根肮脏的绳子撕裂了,火辣辣地疼痛,口水浸透了嘴里的绳子,沾满了嘴边和下颏上,令她感觉很不舒服。

  「堂堂白银剑士的徒弟,竟然会沦落到这种地步!要被那些无耻的罪犯一再地强奸蹂躏!」惠美感到绝望悲哀极了。

  「当」!铁门被打开了。惠美立刻惊慌地抬起头朝门口看去。一个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子的黑人大汉走了进来,他的背后跟着昨天曾强奸过惠美的那两个保镖中高一些的家伙。

  「巴洛!就是这个臭婊子!」那保镖指着赤裸着身子被捆绑在木箱上的惠美说着。叫「巴洛」的黑人走到了惠美的身边。惠美抬头看去,巴洛几乎有两米高,好象一座黑铁塔一样站在了被捆绑着的女战士身边。

  「啧啧,好一头小奶牛!」巴洛粗鲁地用他巨大的巴掌握住惠美一只肥硕白嫩的乳房,使劲揉搓着,将女战士那柔软浑圆的肉团捏得变了形状,雪白的嫩肉都从他的手指缝里被挤了出来。

  惠美的脸痛苦地扭曲起来,被绳子勒着的嘴里发出沉闷的呻吟。「呸!贱人!」
  巴洛看到惠美下身的屁眼上还糊着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涸的精液,便一口吐沫啐了到了惠美的脸上。

  惠美羞辱得几乎昏了过去,她挣扎着抬起头,愤怒地瞪着残暴的敌人。「把这个骚货的嘴解开。」

  巴洛对那保镖吩咐着。保镖利索地将勒在惠美嘴里的绳索解了下来。

  惠美用舌头舔了舔已经被勒得好象撕裂了般疼痛的嘴角,接着朝地上吐了口吐沫,倔强地盯着站在身边的巴洛。

  巴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他的裤子,用手扶着他那乌黑粗大的阳具站在惠美面前,那坚硬的大肉棒足有一尺多长,可怕地充血膨胀起来的的龟头好象一个黑紫的鸡蛋,上面沾着些闪亮的液体,在惠美的面前晃动着。

  「不!不要!」惠美惊慌失措地躲避着,她甚至已经闻到了那个巴洛丑陋肮脏的大肉棒上那股刺鼻的臊臭味,女战士立刻感到了做呕的恶心!

  「操(淫色淫色4567q.c0M)!」黑人恶狠狠地骂着,重重地抽了惠美一记耳光!那蒲扇般的大手重重地打在惠美的脸上,立刻将她打倒在地上!

  惠美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痛,耳朵里「轰轰!」做响。「给这母狗戴上嚼子!
  妈的,竟然不听话!!「

  巴洛恶狠狠地咒骂着。保镖幸灾乐祸地淫笑着,转身从旁边的地上拿起了一个带着皮带的橡胶圈走向瘫倒的惠美。

  那橡胶圈外径大约有拳头大小,内径也比一个鸡蛋还大;外缘上有一圈凹下的印记,好象假牙的托一般;橡胶圈上还带着两条细细的皮带。

  「不!不要………」惠美立刻知道了这个古怪的橡胶圈的用途:把它嵌进女人的嘴里就可以令女人只能张开着嘴,这样这些无耻的罪犯就可以尽情地将他们的肉棒插进她的嘴里。

  「臭婊子,一会你就叫不出来了!」巴洛一把捏住了惠美的脸颊,另一只手臂好象铁箍一样死死地搂住了女战士不断挣扎着的肩膀。保镖熟练地将橡胶圈塞进了惠美被捏得不得不张开的嘴里,将她的牙齿嵌进了橡胶圈外缘的凹槽里,然后将皮带紧紧地系在了女战士的脑后。

  「呜呜………」惠美的嘴又一次失去了自由,她艰难地吞咽着,发出模糊而悲惨的呜咽,口水顺着嵌进嘴里的橡胶圈流了出来。

  「母狗,这就是你反抗的下场!」黑人巴洛说着,用一只手揪着惠美的头发,将她提着跪在了自己脚下。他用另一只手扶着自己那怒挺着的粗大乌黑的大肉棒,对准那嵌进惠美嘴里的橡胶圈,重重地插了进去!

  「呜!………」惠美立刻感觉一根火热粗硬的大肉棒带着一股恶心的味道插进自己嘴中,一直顶到了喉咙里!女战士被插得几乎立刻翻起了白眼,挣扎着摇晃着被揪着头发的脸,发出凄惨而模糊的呻吟!

  「来吧!贱货!!好好尝尝我的鸡巴的滋味,我保证你会忘不了的!」巴洛吼叫着,揪着女战士的头发将她的脸贴在自己胯下,在她的嘴里奋力抽插奸淫起来!

  「呜呜………」惠美艰难地喘息呻吟着,几乎被插得喘不上气来。被敌人残酷地奸污糟蹋,惠美心里感到无比悲愤,她忍不住抽泣起来。

  「巴洛,我不管你怎么玩,可不要忘记保留这个小婊子的处女哦……」一个清脆的女声从地牢门口传来。风度优雅的卡罗林出现在地牢的门前,她穿着一件深红色的曳地长裙,双手叉腰悠然地望着地牢里那残酷的凌辱场面。

  看到赤身裸体的惠美被揪着头发跪在地上,嘴里塞进那黑色的橡胶圈,满脸的悲苦的被黑人粗长可怕的大肉棒残酷地奸淫着。卡罗林微微一笑道,「帮我给这个小母狗一点教训,我等下再来教育她。」

  她悠然地离开了淫虐的地牢,巴洛甚至连对他的女主人说话的工夫都没有,仍在粗暴地奸淫女战士的嘴巴。

  惠美的意识已经是一片空白,只知道那根丑陋恐怖的大肉棒还在自己的嘴里有力地抽插着。巴洛龟头和包皮上浓重的臊臭味重重地刺激着女超人的喉咙和大脑,令她感到一阵阵地恶心和窒息。

  过了好久,巴洛的身体忽然剧烈地颤抖起来,他揪着惠美的头发将她的嘴巴紧贴在自己的胯下,将大肉棒深深地顶进女战士的喉咙深处。

  惠美感觉到嘴里的鸡巴可怕地变热膨胀起来,很快的,一股带着浓烈的腥臭味的液体在她的嘴里猛烈地喷溅开来!

  「呜………」惠美绝望地尖叫呜咽着,拼命摇晃着脑袋,但大量粘稠腥热的精液还是不停地喷射进她的嘴里,顺着她的喉咙流进她的食道,又咸又黏的腐臭感觉令惠美几乎恶心得要呕吐出来!

  「呼………」黑人喘着粗气,将他丑陋的大肉棒从惠美的嘴里抽了出来。那乌黑的东西上沾满了女战士的唾液和白浊腥热的精液,显得无比淫邪丑陋。
  巴洛揪着惠美的头发,将肉棒上残留的精液涂抹在惠美泪痕斑斑的脸上和浑圆的双乳上。惠美依然大张着嘴巴,艰难地呼吸着,不得不同时将那些射进她嘴里的精液吞咽了进去。但巴洛射出的精液实在太多太稠了,几乎令女战士窒息了过去,而且还有不少的粘稠的白浆顺着那嵌进她嘴里的橡胶圈溢了出来,流满惠美的嘴角和脖子。

  悲惨的女战士被敌人揪着头发直挺挺地跪在地上,仰着充满屈辱的俏脸,脸上、嘴角上、脖子上和丰满的胸膛上沾满了一片片白浊粘稠的精液,显得无比的狼狈和难堪。

  巴洛揪着惠美的头发将赤身裸体的女战士拖到了地牢中央的一根柱子旁,然后将她后背紧贴着柱子,反绑着双手用绳子牢牢地捆在了柱子上。惠美没有再反抗,她知道被毒气夺去了力量后的自己只会激怒这些毫无人性的罪犯采用更残酷的手段。她蜷曲着双腿跪在地上,被巴洛用绳子牢牢地捆在了柱子上。

  黑人将那沾满精液的橡胶圈从惠美嘴里取了出来,然后盯着这个脸上和胸膛上糊满精液、被赤裸着身体捆在柱子上的美丽女人看了一会,狞笑了起来。「臭婊子,你就在这里老老实实歇着吧!我担保你不会寂寞的,卡罗林母狗肯定不会忘记来和你乐一乐的!哈哈哈!」

  他狂笑着和那保镖离开了地牢。

 ————————————————————————————————
  阴暗的地牢了一片恐怖的寂静,只有被赤身裸体捆绑在柱子上的女战士偶尔发出一丝微弱的呻吟和喘息。

  惠美现在还能感到被肛奸的屁眼在隐隐做痛,嘴里也充满了那黑人的精液的腥臭。她的大腿根、脸上和丰满无比的胸膛上糊满的精液已经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涸,那种肌肤紧绷绷的感觉使一向爱整洁的惠美越发感到肮脏和恶心。

  女战士呻吟着微微扭动着赤裸的丰满娇躯,试图活动一下已经被捆绑得麻木了的双臂。结实的绳索绕过惠美丰满的上身和双臂,将她死死地捆在了柱子上,而脚踝也被和大腿牢牢地捆在一起,现在这种状态对已经失去了超人能力的惠美来说,根本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

  尽管身心受到如此重创,但惠美还是能够清醒地考虑自己的处境,因为她知道现在惊慌和悲伤都是没有用的,必须想出办法来解救自己!她甚至都为自己在遭到罪犯轮奸蹂躏时的哭叫而感到羞耻,这实在不是伟大的白银剑姬的徒弟应有的坚强。

  「卡罗林那只母狗一定不会忘记来和你乐一乐的!」魁梧的黑人对惠美施暴后说的这句话忽然令女战士眼前一亮!

  「想必那可恶的卡罗林不会轻易放过我!不知道这个邪恶的女人会用什么手段来折磨我呢?」一想到自己还要受到一个女人的凌虐,惠美不禁越发感到羞耻和恐怖。

  「奇怪?为什么那些保镖和那黑人说起卡罗林小姐时,语气是那么的不敬?
  这可不象奴才对主子的态度!「惠美忽然想起那叫巴洛的黑人和那些保镖对卡罗林的称呼中」母狗「、」婊子「!这些下流的字眼令惠美想起就脸红。
  女战士隐约觉得在卡罗林背后的黑暗势力恐怕远超姐姐的想象。为了查清这个国家中潜藏的黑暗,白银剑姬甚至没有寻求银龙师团的帮助,而秘密派出了两个弟子私下调查,现在,惠美相信师傅的判断没有错……这个国家隐藏的敌人,将是她们姐妹最强的对手。

  「你们在门外守着!不许打扰我!」一个跋扈的女人声音从地牢门外传来,打断了女战士的思考。

  惠美立刻紧张地抬起头,看向地牢的门口。只见那美艳的卡罗林迈着悠然的脚步走进了囚禁着女战士的牢房,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残忍的快乐,使那美丽的脸上带上了一丝令人胆寒的邪恶。

  卡罗林随手关上了地牢的铁门,慢步走到了蜷曲着双腿、一丝不挂地被捆绑在柱子上的惠美身前。

  她穿着一件丝制的粉色长袍,腰间不松不紧地系着一根带子,大敞着的领口露出着一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甚至连她里面戴着的黑色胸罩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长袍的下摆下露出两条肉色丝袜包裹着的匀称笔直的小腿,脚上则穿着一双黑色的无带高跟鞋。

  惠美抬头盯着面前这个女人,心里不得不承认这位卡罗林小姐的确是个魅力十足的美女。不仅身材极好,气质也绝佳,只可惜这个如花般娇艳的身体内竟然藏着那么邪恶的灵魂!

  「呦,小母狗气色还不错吗!看来你还满能经得起那些臭男人玩的,连巴洛的大鸡巴也没把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昏过去?」卡罗林小姐眼睛里充满了诡异的笑意,盯着女战士胸前赤裸着的那两个硕大白嫩的乳房。

  「男人的精液是很滋补的,可你吃完也应该擦擦嘴巴呀?」卡罗林小姐注意到惠美的脸上和嘴角上沾满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涸的白色污迹,立刻怪笑起来。

  惠美愤怒地盯着站在自己面前无耻侮辱着自己的卡罗林小姐,屈辱令她丰满的胸膛不停地起伏着。

  卡罗林忽然抬起自己的一条腿,将高跟鞋那又细又硬的鞋跟顶在了惠美一只浑圆丰满的乳房上,脚尖则狠狠地踏在了她圆润白嫩的肩头!

  「啊!」惠美惨叫一声,忍不住向后缩去。

  「倔强的小母狗!好好的抗拒吧……因为那些大人们不可能给我时间来慢慢的调教你呢,大概几天之后,你就会变成一具身不由己的素体淫奴了……」美艳高雅的卡罗林忽然变得凶恶起来,她恶狠狠地用脚上的高跟鞋踩踏在惠美的肩膀上,将她赤裸的身体死死地抵在了背后的柱子上,高跟鞋尖细的鞋跟几乎要残忍地戳进了女战士那丰满硕大的乳房。

  「不管你的背后是什么样的大人物!你们的阴谋都一定不会得逞的!」惠美坚决地说着,将头扭到一旁。卡罗林小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恶毒的笑容,她使劲地用高跟鞋在女战士赤裸着的圆润细腻的肩上碾压着,同时俯下身体用她纤细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女战士的一个纤巧娇嫩的乳头!

  「呀!」肩膀上和乳头上同时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惠美忍不住尖声惨叫起来。

  「白银剑姬可爱的弟子,惠美小姐吗……在我们即将深入交流之前,不如,我先给你讲个有趣的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