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与男友的朋友偷情
与男友的朋友偷情

与男友的朋友偷情

与男友的朋友偷情
-  这是认识我老公之前的发生的事情。当时,我有一个已经交往了8个月的男朋友,名字叫骁。当然,我们做了男女朋友在一起能做的所有事情。男朋友非常爱我,我也非常爱他,虽然在第一次和我做爱的时候就知道我不是处女,并且跟许多男人做过爱,他仍然坚持要娶我。可是,由于我的任性和放纵,最终葬送了这段美好的感情。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正是在这个变故中,我认识了我的老公,一个让我钟爱一生、共度一生的男人。-
  那时,男友家有一套房子空着,他就想收拾一下跟我住在一起,于是,他找了一个名字叫利宝的朋友帮他做装修,刚好他这个朋友就在装修公司工作。就在工程即将开工的时候,男友有公事需要出差半个月,他就问我是否可以帮忙照看一下,看装修的时候有什么需要,但主要是他的朋友在做,我只是有时间的时候去看看就好了。-
  骁走后的第二天,我给他那个朋友打了个电话,一来问问有没有需要我帮助做的事,二来也想请他吃个饭表示谢意,我们约好先一起吃午饭,然后去工地看看。那天,为了和利宝见面,我好好把自己打扮了一番,整个装束既性感又不显轻佻。长话短说吧,见面后他就被我深深地吸引,不断地暗示和挑逗我。当然,他也是个很帅的男人,吃饭谈话间,我也暗暗欣赏和喜欢着这个男人。饭后,他没有带我去工地,而是把我直接带回了他家。-
  不由分说扒光了我的衣服,他先扑上来狠狠地捅了我半个多小时。按照他后来的话说,他就像一只猛兽捕获猎物一样,先要咬着猎物的喉咙彻底制服它,然后再慢慢地享受。我很惊奇他并没有像别的男人那样很快地射精液,而是退了出来,挺着坚硬的阴茎开始仔细地爱抚我的身体。他从我的脚趾吻起,一点点吻舔遍了我全身的每一寸肌肤,甚至包括我的肛门。这让我非常感动,因为尽管我已经和十几个男人发生过性关系,但从来都是我为男人服务,给他们口交舔肛门,还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舔过我的肛门。那种酥酥痒痒、湿漉漉的感觉真的让我很受用,同时,我也深深感受到他对我的爱。
-  后来,他就开始慢慢地享用我的肉体,整整一个下午的5个小时里,他依次在我的嘴巴、阴道和肛门里各射了一次,然后就要我长时间为他口交。我非常心甘情愿地吸吮他的阴茎,舔他的肛门,并尽力把舌头尖顶进他的肛门里刺激他。-
  等一切都平静下来以后,我依偎在他怀里问他:「我看你房里有不少女人的东西,比如化妆品啊、衣服什么的,你是和女朋友住还是已经结婚了?」-
  「和女朋友住。」-
  「哦,那你爱她吗?」-
  「爱。」
-  我推开他,说道:「那你还和我这样?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么不负责任?」-
  「我说的是我以前爱她,但见到你以后,我发现我犯了个错误,我现在开始爱你了。」
-  「呵呵,少来啊,你这种话我听得多了。再说,我有男朋友,就要结婚呢,你想爱也来不及了。」-
  「不是还没结呢吗?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
  「你别胡来啊!骁也是你朋友,你怎么样抢你朋友的女朋友?」-
  「那你就别管了,那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你就说你喜欢不喜欢我吧?」-
  「如果没有我男朋友,也许我会喜欢你的,但是现在不行。」
-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骁,你就会喜欢我。那我就跟他决斗吧。」-
  这样的谈话进行了半天,我心里并没有把他的话太当回事,因为男人为了得到女人的肉体,有时候什么话都说得出。但是,他似乎是认真的,从那天下午开始,他甩开他女友,每天都骑着摩托车到我单位来接我,然后或者在他家,或者在我租住的地方,或者在宾馆的房间里,或者在野外的田地里,不停向我求欢。
-  而我虽然非常自责背叛了男朋友,却又抵御不了他的攻势,也有点迷恋他做爱的细致和绵长,一次次放纵着自己。在我男朋友离开的十几天里,我们每天都要做爱,而且每次都不少于4个小时,我们俩都疯了。-
  等我男朋友回来,利宝揣着一把刀去见我男朋友。利宝先给他道歉,然后拿出那把刀,要骁选择要么杀了他,要么把我让给他。我男朋友先是震惊,然后愤怒,最后决绝地告诉利宝,他给的选择完全是胡说八道,他既不要杀了他,也不可能放弃我。-
  男人之间的战争给我带来了空前的压力,我非常后悔背叛了男朋友,又觉得很对不起利宝,因为我,他坚决地和同居两年的女朋友分了手。就在我沉浸在痛苦、悔恨、犹豫、自责的心情中的时候,更要命的事情发生了,我发现自己怀孕了,而孩子肯定是利宝的。这让我觉得更加难堪,我希望回到骁身边,但肚子里的孩子让我的感情转向了利宝。
-  在万般迷茫中,我开始在网络寻找精神寄托,就这样,我在众多聊友中找到了我现在的老公。他帮我梳理我混乱的生活状态,告诉我怎么样处理和骁及利宝的关系。他告诉我,要做到不再继续伤害他们俩的唯一办法就是坚决地离开他们俩,而且,绝对不能告诉他们我怀孕的事情。后来,我们见了面,他带着我去做了流产手术,并很坚决地以丈夫的名义在手术单上签了字。再后来,在骁和利宝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他以我表哥的名义在他们之间斡旋,终于让他们认识到有时候放手也是爱的表现,既然我嫁给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我们三人都会痛苦,还不如各退一步天地宽。最后,我和骁及利宝友好地分了手,做了现在老公的小娇妻。
-  直到现在,我仍然和骁及利宝保持着非常亲密的朋友关系,有时兴致来了,也会上床。我很高兴能把与他们的关系处理得这么好,分手后没有成为仇人,而是成了很好的情人。老公知道我和他们的关系,他只是告戒我要把握好自己,别再让他们旧情复燃,但他没有阻止我跟他们的交往。用他的话说,就是他已经剥夺了他们对我的拥有权,不忍心再剥夺他们对我的使用权。